Prosinec 2016

Huanhuan love things

22. prosince 2016 v 3:30


  仍記得去年四月底時,我還在讀高二。有一次週六晚上,我在家讀《青年文摘》,讀到一篇短篇小說,裏面講了一個女生在遊戲裏認識了一個男生,男生帶著她打怪刷級,女生很是dermes激光脫毛感動,之後兩人之間又發生了一些男歡女愛的事,具體內容現在也已記不清了。

  反正當時我傻傻地覺得這種文章怎麼還能登上《青年文摘》呢?恰好那時玩英雄聯盟比較入迷,就打算寫一篇男女因在一起打聯盟而相愛的小說,取名為《陪你超神陪你老》。

  那還是我第一次寫小說,由於當天晚上蠻晚了,我就在草稿紙上寫了點兒開頭就去睡了。可我哪睡得著啊,滿心就想著小說之後的故事情節該怎麼走,人物形象及背景該怎麼塑造,越想就越睡不著。

  第二天早讀我也在偷偷地寫,下了課也沉迷於其中,上午的課幾乎就沒聽進去,我還記得第四節是上物理課,我突然就有了靈感,老師在上面講作業,我就用作業蓋著幾張草稿紙偷偷地寫著,不時還看看黑板假裝在聽課。

  正當我寫得入迷時,老師忽然叫我起來回答問題,我連他在講哪道題都不知道,當時真是嚇去斑壞我這個好學生了,我便胡謅了幾句應付了過去。

  總之那幾天我手裏拿著的就是幾張寫滿了密密麻麻的字的草稿紙,最終完工之後估計了字數為三千多字,我趕緊把它拿給我旁邊的同學看。

  這寫的都是些什麼啊,字太差了吧,密密麻麻的,重抄!郭同學說完將其不屑地丟在桌子上。

  初稿就這樣誒,你認真看。

  劉同學看完之後說:以我這麼多年上課看小說的經歷來說,你這篇小說寫得真是太爛了吧。說著對我豎起了小指以表嘲諷。

  爛你個......我抑制著我的小脾氣,那你說怎麼改?

  沒辦法改,真的,怎麼改都是瘦身這個樣子,我勸你還是重寫吧。

  重寫你個......改了之後總會好點吧。

To do a small grass

14. prosince 2016 v 3:28

  個體改變不了世界,仿如蒼茫大海中一朵浪花,渺小得可有可無。不要把自己當成救世主,世界實在太大,個體真的太小,一個人的力量根本改變牛熊証不了什麼。不要鬱悶,莫要狂妄,更莫囂張,身邊生命皆是伴,值得尊重。鬱悶了就不快樂,將會早早枯萎;狂妄了就有麻煩,只會招來難題;囂張了就是自作,只會消亡更快。滴水撐不了船,匯入江河融入大海,成為波濤的一滴,或許可以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。獨木成不了林,把自己栽在森林中,為廣袤林海添一抹綠,你就是美景中的一員,它笑你笑,它美你亦美。做不了棟梁,就做一顆盆景,成不了花海,就做花海中的一朵,給世間添點滴之美,盡綿薄之力,價值也就體現了。
  
  個體必須順應時代潮流,這是基本法則,逆行倒施難以生存。人生在世,生存是首要任務。既然改變不了世界,就改變自己,適應發展的規律。凡事皆有規律可循,找到了規律也就尋到了生存楊海成的縫隙和發展的方向。種子落到懸崖,依然在縫隙中尋求生存的動力,汲取點滴雨露,每日笑顏以對,茁壯成長,終成為世人驚歎的奇跡。生命,因"生"方才有意義,否則,一切無從談起。平坦大道只是一廂情願,艱難困苦、道路泥濘已是必然,堅強意志必須練就。笑對人生,坦然面對坎坷挫折,別人能活我能活,別人能過我亦能過,沒有過不去的坎,沒有趟不過的河。單打獨鬥不是事,團結才有力量,星星之火可以燎原,蜂群可以釀制甜蜜。
  
  努力讓生命之花綻放。任何生命,都是茫茫生命中平凡一員,本質上沒有高低貴賤之分,因為都是獨一無二不可替代的。若一定要分個三六九等,也只是各自發揮的作用和體現的價值各異而導致的結果。有機會看看這個多彩的世界,品嘗各種滋味,欣賞奇特美景,本是一件幸運之事,不可隨意糟蹋生命,更不能輕易言棄。要努力讓生命之花綻放,為世間添點滴之美,絕不能成為撮箕裏的垃圾。成不了大樹,就做一棵小草,成不了大海,就做一口泉眼。默默生長,堅強茁壯,為人生大道添一朵小花,你的美豔品牌維護與管理會獲得路人的贊揚,此生無憾。
  
  

My heart has long been displaced

7. prosince 2016 v 3:38

  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,拿出你的玉照細細觀看。我始終不明白為什麼相片中的你能夠笑得那麼燦爛,現實的你卻如一塊冷冰。你責怪我那時為何不膽大一些,為什麼不敢安利呃人大聲的說出我愛你。曾經,也只是曾經,我幻想幸福的樣子,幻想過與你在美麗的桃源居築建我們美麗的小窩。當日出的時候,我們站在陽臺曬太陽;當日落的時候,我們坐在噴泉旁賞花。你的微笑,曾經慌亂了我的年華,你的疼痛,曾經憂傷了我的流年,你的思念,曾經美好的了我的經年,你的眷戀,曾經燦爛了我無數的日日夜夜。這是你給我的未來,給我的承諾,如今時光如白駒過隙,怎奈一陣寒風吹過,只剩下淒冷對我在寒風中傻笑。
  
  慵懶的午夜,捧一杯清茶,氤氳的熱氣中,帶著些許的曖昧。你離開以後,我終日以淚洗臉。看著窗外流年的風景,想起時光飛逝,我真的不甘心為你付出這麼多的青春,只換來你一句:好自為之。我逝去的年華,誰來幫我拯救?因為你的離開,南方溫暖的天空也忍不住要飄雨三天,那些寒冰的雨粒粒都似要保護我一樣,久久地逗留在我的心裏。我想笑,可是,聽著Amway傳銷傷感情歌,我的心都碎了。
  
  夜色漸濃,夜幕更深,我依舊在路上。風很冷,吹痛了我的靈魂,沒有等待的家我不想回,或許,根本就沒有家可回。站在風裏,淚水被凝結,劃開了臉頰的溫暖,一切如夢。你不是我,可以狠心遺棄我;我不是你,可以堅決忘記你。我是沒有電源的燈,在紅塵陌上獨自守候自己的黑暗。
    

  一段時間以來,刻意的遠離了塵世的喧囂,有意的避開了人心的紛擾。只遠遠的,立於秋葉漸枯的桐樹下,看一徑幽幽向遠,看一柵疏疏籬落,看一叢蒿草斜出,猶有花枝兩三朵娉婷,鵝黃嬌蕊,兀自妖嬈。只是,再不見蜂鳴追逐,再沒有彩蝶團舞,可有誰知,花為誰香?
  
  時有秋風瑟起,聽枯葉墜地的聲音,靜寂裏,漣漪了心底一湖靜水。人,只有靜處時,才可以聆到自己心底的絮語和訴求,若心如菩提,方可淺閱紅塵,讀心,讀人,讀取清安利傳銷風一片。視萬物而不入眼,只坐看那風雲際會的機緣,只感悟山水相依的契機。